你好,欢迎来到北京热线
微信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
大鳄入局催熟“互联网+IP”
时间:2016-01-04

  文学、影视、游戏、动漫、音乐等领域围绕IP(知识产权)进行价值再开发本是常态,但套上”互联网+”,再有巨头加持,IP竟成了谁也不肯放过的香饽饽,甚至未有具体项目也要先抢一杯羹。

  爱奇艺前首席内容官马东创业98天后,和优酷土豆BG联席总裁杨伟东站在了一起,双方宣布达成战略合作,并宣告马东创业项目米未传媒将在2016年于优酷、土豆双平台发布全新IP。

  实际上,双方并没有披露节目详情,某种维度甚至可以理解为“节目没出,渠道先行”。

  马东从相声世家一路走来,最近几年在网络综艺界呼风唤雨,其团队主导的“说话”节目几乎从没失手过。也正因如此,圈内有不少人将马东团队视做盛产“IP”的金牌团队,这也使其创办的米未传媒备受关注。

  杨伟东说:“我对整个网生综艺时代充满了信心,这个时代或早或迟总归会到来,我们已经开始跟国内外最优秀的综艺制作团队合作,创作最符合网络用户需求的综艺节目,与米未传媒的合作则是题中之义。”

  围观者大可以理解为,这是马东和杨伟东互相欣赏的自信和远见,关键就是IP的发酵作用,马东和他的团队就是这样一个IP。

  据说,马东也与爱奇艺保持了节目合作的关系。

  无独有偶,阿里文学最近也发布了名为“光合计划”的打造以IP为核心开放合作的IP衍生模式。

  阿里移动事业群阿里文学业务分管总裁梁捷不无高调,阿里文学到目前为止在版权内容方面已经拥有40万版权图书,获得授权作品达到12万部,与150家内容提供商进行版权合作。

  梁捷认为,传统网络文学依赖长篇小说付费的商业模式已经不足以支撑网络文学的发展,以IP为核心的新网络文学商业模式是大势所趋。但产生IP的平台各自封闭独立,IP被限制在自体系内曝光培育,IP的培养效率并没能最大化。网络文学在整个衍生产业链上也处于相对封闭的独立状态,在IP上仅仅靠倒卖版权获利,并没有深度参与到IP开发衍生的产业链中。

  对于这种现状,阿里文学的选择是投入资金与作者、版权方、其他产业链合作伙伴一起开放合作,打造以IP的培养和衍生为中心的全新产业链。

  实际上,阿里文学的这一计划目前看来也是一个许愿池,但先许愿的不只是阿里巴巴,拥有起点中文网、创世中文网、QQ阅读等传统优势品牌的腾讯阅文集团也在结合腾讯在游戏、娱乐等方面的优势打造IP泛娱乐产业链。

  为什么这般重视,甚至不惜先姿态后落实,小米董事长雷军的观点或许能说明一些问题,他以手机游戏举例,“手游发展到今天,IP的价值越发凸显”。雷军认为,像“花千骨”这样的游戏取得巨大成功,不仅仅是因为游戏的内容,更重要的是跟电视剧的互动和这个IP的推广价值。在泛娱乐或者大娱乐的今天,怎么能够跟强势IP联合,跟强势IP一起推动也是每一位CEO需要思考的课题。

  与强势IP联动是每一位CEO需要思考的课题……雷军的观点无异于将IP的重要性推高到无以复加的地位。

  再来看一些实战例子,在IP领域深耕多年的乐视影业近日披露2016年新片计划,其中高晓松监制的《睡在我上铺的兄弟》,网络小说改编的《盗墓笔记》电影,《凡人修仙传》、《仙逆》等超级网剧计划,无一不是IP神功在发威。

  但投身IP争夺的企业也并非头脑发热,乐视影业CEO张昭就认为,“现在也搞不清楚到底小说是一个IP,还是歌是一个IP,归根结底它们都是在文本上展示,这使得这个产业的效率非常低”。

  从一个文本到另外一个文本需要经过漫长的开发过程。但如果把IP从文本中抽出来的话,所有文本可以同时展开,比如小说、电影、游戏的同步开发。

  张昭表示,文本内容之外,各种智能硬件就是端,就是货架,用户在各种不同的使用场景中消费不同的内容和服务。所以文本只是一个入口,用户的运营才是核心。

  有了人、场景以后,就有了服务。张昭说:“我们一辈子的任务就是给大家提供文化娱乐生活,文化娱乐不好玩,文化娱乐生活才重要,人一辈子不管你看过多少部电影,你过的是日子不是电影。这样整个文娱产业才有可能有几万亿元的产值。”

  这条路道阻且长,但谁也不敢输在起跑线,甚至不愿输在装备上。